职工之家
首页 >> 医疗服务 >> 职工之家 >> 正文
朵朵
浏览人次:
加入时间: 2017-12-14 16:41:00
作者:
来源:

 

 

     “29床朵朵,准备输液了。”我叫着她的名字。她躺在病床上,却并不答话,只是冲我嫣然一笑。那甜美的笑容,瞬间融化了我的心。 扎针时,她一声不吭。一个七岁的孩子,淡定的像个小大人。平时见惯了各种哭闹抗拒的小孩子,我对她又增添了许多好感。朵朵皮肤白嫩细腻,微胖的身材,血管并不明显,她平静的看着我选择血管,扎压脉带,消毒,扎针,贴输液贴。扎好针,我夸奖她:“朵朵真棒!”她咧开玫瑰花瓣一般的嘴唇,轻轻地笑了。 
    下午时分,医院的忙碌告一段落,朵朵在奶奶的陪伴下,走出了病房。她走的很慢,很艰难,整个身子努力的向前倾斜着,右腿在地上吃力地拖行,给人一种随时要摔倒的感觉。我赶紧跑上前去,守护在一旁,防止她跌倒受伤。朵朵奶奶感激的对我说:“谢谢你了,董护士。”我忙说:“不用谢,这孩子自幼脑瘫,真是不容易啊。”她奶奶长叹一声,对我说:“你们医生呀,都被她妈妈骗了!”我一下子愣住了,然后,我听到了一个曲折悲伤的故事。 
    朵朵出生时候,本来是一个健康的宝宝。由于遗传了爸爸妈妈优良的基因,朵朵天生丽质,皮肤白皙。七个月就会叫妈妈,一岁就学会走路了。无论是爷爷奶奶,还是姥姥姥爷,对朵朵都疼爱有加,爸爸妈妈更是把她当做心肝宝贝,掌上明珠。而这一切,在朵朵一岁零一个月的时候戛然而止了!那年冬天的腊月二十六,天寒地冻。全国人民都沉浸在喜迎春节的欢乐气氛里。朵朵家也不例外,杀猪宰羊,烹煎煮炸,喜气洋洋,热闹非凡。那天朵朵的爸爸借了一辆小轿车,带着朵朵妈妈和朵朵一起去县城走亲戚。午饭时,朵朵爸在亲戚们的盛情款待下,喝了几杯酒。返回家的途中,为了躲避行人,朵朵爸把车撞到了路边的大树上,砰然一声,车毁人伤。朵朵的爸爸和妈妈都多处骨折,多发外伤。朵朵更为严重,她被从车窗甩出车外,摔在路边,造成了颅脑损伤,脑出血。当别人家都在欢天喜地过年的时候,朵朵一家全部住进了医院。整整一个春节,爷爷奶奶在医院外科病房里照顾着儿子儿媳,朵朵则被送进了儿童重症监护室,日夜抢救。整整三个月后,朵朵捡回来一条命,终于出院回家了,然而她表情呆滞,身体僵硬,留下了严重的脑损伤后遗症,从此只能卧病在床。 
    医药费加上赔付别人家轿车的费用,朵朵家不但花光了积蓄,还背负上了几十万的债务。愁云惨雾开始笼罩着这个家庭。朵朵的爸爸妈妈在深深自责的同时,心理产生了障碍。他们拒绝承认朵朵是由于爸爸酒驾后车祸造成的残疾,对外一致说朵朵是由于出生时缺氧造成的先天性脑瘫。时光荏苒,转眼已经六年了。这次离开老家,来到漯河住院,是为了给朵朵治疗胆脂瘤型中耳炎,在医生询问病历时,朵朵的爸妈对医生诉说了假的病史。 
    朵朵奶奶平静的回忆着,叙述着,也许六年的时光已经冲淡了她的悲伤。而我的心情却波澜起伏,思绪万千。多么好的一个女孩儿,却因为爸爸的一次酒驾,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!从此她不再是一个健康的宝宝,从此她步履艰辛,生活艰难。 
    我的眼圈红了,强忍住泪水,我蹲下身子,轻轻拉过朵朵挛缩的手指,一边推拿按摩,一边告诉朵朵奶奶日常自我康复锻炼的方法。因为我学习过一些康复按摩手法,希望能够帮助朵朵最大可能的恢复正常。朵朵智力虽然落后,但还是能够理解护士阿姨的做法。她乌黑的眼珠闪烁着明亮的光芒,目不转睛的看着我为她按摩,当我抬起头来微笑着和她对视时,朵朵裂开红红的小嘴儿,甜甜的笑了。 
    从那天开始,我总是在工作间隙抽空来到朵朵的病房,陪她聊天,为她按摩。为了锻炼朵朵手指的灵活性,我给她拿来了纸和笔。我先画了一朵玫瑰花,指着花对她说:“朵朵。”朵朵艰难的但又兴奋的抓起笔来,在纸上画出了一个大大的但不规则的圆圈,又画了一个小一点的圆圈。我拍手叫好鼓励她,她开心的笑了起来,用手指着那个大圆圈,嘴里含混不清的喊着:“姨,姨……”我幸福的答应着,眼里竟然笑出了泪水,心里也被快乐充盈着。 
    半个月后,朵朵治好了中耳炎,准备出院了。经过康复锻炼,她的自理能力也有了提高。我再次给朵朵奶奶详细的交代了注意事项,希望朵朵在家也能继续做康复锻炼。朵朵的奶奶告诉我,回家继续锻炼一段后,准备让朵朵上学识字。在学校里也许会有诸多不便,但是朵朵能够融入到正常孩子的世界,也可以学到一些有用的知识。 
    我帮朵朵梳了一条漂亮的小辫子,然后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发,对她说:“加油哦!”朵朵盯着我看了一会儿,使劲的点了点头,朵朵在奶奶的搀扶下走远了,而我还在默默祈祷,祝福她一路平安顺利...... 
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五官科 董晗丽